陕西信息网
最新:陕西二手房产、人才招聘网等新闻资讯尽在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招聘信息 > 正文

揪心!西安不足两岁男童坠入深井,10个小时紧张救援牵动所有人的心!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9/7 17:24:18 人气:118 加入收藏 标签:

昨日,一个不足两岁男童的安危牵动了无数人的心。一岁9个月的航航(化名)不慎坠入村边一口废弃机井中卡在中段位置,在10个小时惊心动魄的救援后,孩子成功获救。

今日凌晨1时,记者从西安市儿童医院急诊科了解到,孩子已被送往重症监护室。

1.jpg

随外公外出玩耍 男童意外坠井
昨日上午9时10分左右,家住西安市灞桥区灞桥街办下桥梓口村的孟社利(音),带着1岁9个月的外孙航航沿村边的生产路,去距离村子不远的即将开馆的海洋馆看骆驼。

“他是骑电动车带着航航去的。”一名知情村民介绍,快到地方时,老孟下车将孩子抱下车,打算放好电动车领航航从一片荒地穿过去。然而一转身的工夫,老孟打了个电话,再回头看,航航竟不见了。幸运的是,此时老孟祖孙俩的后面还有另一个村民,他亲眼目睹了孩子掉入地面突然消失的一幕,他急忙告诉老孟可能是掉井里了。老孟仔细一看,路边有一个直径约30厘米的圆形小口,趴下一看,顿时吓得不轻,航航确实掉进去很深,被卡在里面,正在哭泣。手足无措的老孟急忙向家里和村上求援,航航掉井里的消息不胫而走,并迅速被反映到消防等各部门。


男童被卡机井中部 随时可能往下滑落
接到反映后,当地消防、公安及政府相关部门迅速赶赴现场,分析形势展开救援。
据了解,孩子的父亲在外地上班,未能及时赶回,母亲和舅舅等亲属都很快赶到现场。孩子被卡在机井的中段位置,很可能再度往下滑落。救援人员首先采取了向井中输送氧气的措施。

经与亲属协商研判,救援指挥部最先做出绳子往上拉的方案,由家长呼喊安抚孩子,令孩子姿态稍加变化,然后由消防专业人员扔下系着活套的救援绳,将孩子套住进行固定,避免其滑向更深处,然而,由于井下情况不明,绳套位置不是很明显,孩子年龄太小,救援人员不敢轻易采取牵引救援绳的方式将孩子拉上来,“大力拖拽害怕对孩子胳膊、腿造成伤害。”一名消防负责人说。


几度出现垮塌 救援一度停止
在第一时间,附近某工地的施工负责人就率领工人及技术人员赶到现场辅助救援,多台挖掘推土设备迅速调派到场,挖开机井外侧土方,伺机救出孩子。

经过数小时的工作,挖掘机将机井的外侧挖出一个深度接近20米、面积近百平方米的大坑,希望从侧面打横洞接近孩子被卡处,破井壁施救。然而开挖后,救援人员发现事发地属于典型的沙土土质,一层土一层沙,沙土混杂,很是疏松,挖掘中时有垮塌现象发生。而在成功挖至路面下十余米的地方时,开始出水,更加重了救援难度。达到一定深度后,救援人员运来直径超过一米的粗管道,试图打横井,通过该管道安全抵达孩子被卡处,但横井刚开始打,再度发生垮塌,因害怕大面积塌方伤及井壁,对孩子安危造成威胁,救援只得暂停。


移动视频“监控”牵引安全绳救出孩子
由于没有找到安全的方案,救援一度陷入停滞。时间已经临近傍晚,地面温度快速下降,而幼小的航航身在井下,温度无疑更低,孩子能扛多久?救援人员与孩子家长心急如焚。晚7时20分许,一个大胆的方案出现在救援人员脑海中,利用已经套住孩子的两根安全绳,尝试将孩子拉上来。在现场救援移动视频设备的密切“监控”下,救援人员发现,在安全绳的牵引下,孩子慢慢往上升,并无过度反应,遂在家长和消防员的共同努力下,成功将孩子升井。

此时,距离孩子坠井已超过10小时,救援人员到达现场也已努力了将近10小时。


现场救援全记录
■9月2日9时10分,老孟带外孙航航行至机井旁,航航坠井,老孟求救;

■9时50分,消防、公安、当地政府以及附近工地的工人和技术人员等各路救援人员赶到现场,开始救援,下安全绳套住孩子肢体固定其不再下落;

■11时许,确定侧面开挖迂回救援,调派附近工地挖掘推土设备就位,开始破土挖掘;

■16时50分,一根粗大管子运抵现场,由挖掘机吊起放入坑中,做好开挖横洞准备;

■18时,经过几十分钟的人工开挖,一个横向坑洞向机井壁靠近,但突然发生垮塌。有医护人员靠近井口向下探望,确认孩子状况;

■19时20分许,有大批消防战士围在井口,有人牵拉伸入井中的绳索;

■19时33分,随着众人的欢呼,孩子顺利在消防员的牵拉下升井,出井时孩子能与人互动,家长迅速将其抱上急救车送往西安市儿童医院。

“航航不哭,妈妈救你上来”
昨日,报记者赶到现场时已是中午时分,救援正在紧张进行,十余台大型设备正在有序进行挖掘,机井旁已挖出十余米深的大坑。

“航航,航航不哭,妈妈马上救你上来。”距离路边十几厘米的井口直径仅有脸盆那么大,坑口趴着两名浑身是土的青年男女,不时喊着航航的名字。救援设备正源源不断向井中输送氧气,趴在井边的青年男子则手拿一个手电,照向井中,用绳子给孩子吊送食物和水。幸运的是,在被困期间,孩子曾在家长的安抚下正常饮水进食。

孩子的外公老孟则瘫坐在不远处临时搭建起的指挥部门口,谁跟他说话都不回应。“心理压力太大了,是他带孩子出来的。”老孟同村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他的心里绷紧着呢,也不敢到井口那边去。”

据了解,趴在井边的这两人,一个是航航的母亲,一个是航航的舅舅。“孩子爸爸平时不在家,这孩子老孟带得多。”一村民讲,要是航航有个三长两短,老孟可咋办呀。

绳套套在了孩子的腰上
孩子顺利升井,救援现场欢腾一片。参与救援的西安市消防支队特勤二中队中队长接受了华商报记者采访。他表示,最早不知道绳套确切位置,害怕对孩子造成伤害未采取直接牵拉的方案,而井口过小又排除了派人下井救援的可能。

这位付姓中队长说,无奈之下,在移动摄像设备的辅助下,救援人员决定试试直接牵拉的方案,“由于不能确认绳套是套在孩子的胳膊、腰上还是脖子上,一直不敢拉。这次我们先拉一下,通过摄像设备观察孩子没有大异样,就决定慢慢往上拉。”付中队长表示,幸运的是,孩子成功地拉上来了,而且在上来的一刹那还跟家长有互动,说明孩子没大碍。“这时候我们才知道当初那个绳套是套在孩子的腰上了。”

当地多有无盖废井
当地村民表示,事发机井深度应在50余米深,随着废弃日久,里面被填入不少杂物,深度大大减少,但最少也应该还有20多米深。记者注意到,事发地周边的土地均为空地,上面覆盖一层绿色防尘网,稀疏而轻薄。第一个发现航航坠井的村民称,当时肇事井口是被防尘网遮盖着的,但当航航走上去时直接坠入,防尘网根本不足以承受一个人甚至是一岁多孩子的重量。

然而,这样的机井为什么没有盖住呢?附近到底还有多少?村民们讲,附近土地都已被征。在被征之前,由于灌溉以及征地的原因,田地里被集体或者私人打了不少水井。村民们讲,大多都没有盖子,曾经发生过羊坠落机井的事件,“有关部门应该普查一下,把这些井填了或者加盖子,消除这些隐患。”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